甲基汞中毒

甲基汞–来自海洋的危险

资料来源: Sharkproject

鲨鱼处在海洋生物链的最高级,这意味着鲨鱼捕食其他海洋生物的同时毒素也随之积累。有毒物质在极小的生物有机体内降解后被捕食者逐级吸收。

许多肉食性品种通常可以很好的对付高剂量的有毒物质,这与人类不同。重金属在方面起了关键作用。体内甲基汞含量极高的肉食性鱼类正以“鲨鱼”“旗鱼”“奶油角”的名义在市场上出售供人们食用。由于甲基汞的过高含量,食用这些鱼类对人类有极大的威胁。

鲨鱼处在食物链的最终端,也就是海洋毒物的仓库。甲基汞是生物学上最活跃也是对人类最危险的毒物。

在许多科学出版物中,甲基汞为剧毒的特殊地位也被得到证实。一些机构对于儿童和孕妇应避免食用鲨鱼、鱼翅、奶油角和旗鱼的警告完全不足够,因为“有毒食品信息”没有在购买的时候被传达到。

业界人士没有看到,关于停止交易这种有毒食物的行动的必要。一些个人的中毒被认为是可能的,结果也是可以接受的。最致命的鲨鱼正濒临灭绝,有毒的污染物正在降解但是没有任何有效的消费者保护措施或者战略保护措施实施——尽管这是如此的简单。

1 汞是如何进入鲨鱼体内的?

有机汞在环境中很容易找到,有些也是由人类带进环境的。一旦吸入汞蒸汽会导致严重中毒。对于这类汞中毒的重视在去年牙医业研讨会中可以发现。

一旦无机汞遇水后,它就会被微生物代谢为有机汞。现在更多的有毒物质便会随着食物链在鱼类体内积累到更高的浓度。在大型长寿命的水中肉食性动物体内组织中更是积累了大量的毒素。[1]这就是所谓的年龄积累。

由于食用鲨鱼产品而造成的威胁是巨大的。即使是极少量的鲨鱼肉里也可能含有大量的有毒甲基汞。

当甲基汞被食入,人体的吸收率可以达到100%。不像其他有毒物质,甲基汞能畅通无阻的通过血脑屏障到达脑部并且不被稀释。即使是分离母体血流与胚胎的机制也能轻易攻破,也就是说母体自然对胎儿的保护也是毫无作用的。甲基汞在胚胎内的积累和胚胎脑部及其他器官的发育都不能得到预防。其最终结果可能是大脑发育障碍,周围神经系统失调,肾脏严重损坏甚至引起变异。

美国健康部门同欧盟一齐发布了一系列关于孕妇及在孕龄的妇女不得食用鲨鱼肉的警告。[2]短时期内高剂量比长时期低剂量会引起更严重的问题,有时甚至是对人体器官不可逆转的损害。

据美国国家科学院估计,仅美国每年就有60000多新生儿带有由于母亲怀孕期间甲基汞引起的神经损害。[3]

事实上,用于甲基汞引起的变异、癌症和神经系统的损害不仅对于儿童,对于成人的影响也得到了证实。[4]在1998年,科学家迪克曼博士和梁博士发现食用的鲨鱼肉中的甲基汞是引起男性生殖缺陷的主要原因。[5]这一结果在2002年被威尔士亲王医院的约博士科学家团队和中国的大学证实。

在普通香港夫妇中进行了一系列关于甲基汞的测试,一定数量男性被发现体内甲基汞含量水平过高,并且被诊断出不正常的精子流动性及变异。[6]另一事实阐释了甲基汞的更致命性:即使你注意到了毒素的存在,但是它对于中枢神经系统的损害是不可逆的。[7]

2 鲨鱼肉的调查

20055月一个在鲨鱼项目指导下进行的关于在德国市场上能买到的三种鲨鱼制品的调查结果令人震惊。

在德国美因兹的约翰尼斯古腾堡大学的无机与分析化学研究所里,Klaus Heuman博士和Nataliya Poperechna博士对蓝鲨、欧洲康吉鳗和奶油角进行了分析。[8]蓝鲨鱼排含有1400微克/千克(–± 0,13)甲基汞,欧洲康吉鳗含有830微克/千克(–±0,02),奶油角含有550微克/千克(–±0,01)。

一项在德国联邦食品农业及消费者保护部门指导下的研究通过获得了类似的测量数据而证明了这些结果。[9]一条鲨鱼甲基汞的最高含量高达4毫克/千克(= 4000微克/千克)。(R.Kruse博士和E. Bartelt博士,“关于由鱼类消费带来的甲基汞的阐释”,库克斯港,2008年2月)

在此项研究中,。首先,一餐简单的鱼餐不是与一天的有毒物质限制量来比的而是与一周来比较的。其次,毒素分析发现JEFCA限制量的208%的风险和NRC限制量的476%的风险但是以前的计算结果却只有21%和49%,这是 以在所有消费品中含有甲基汞产品的总量来算的——不幸的消费者仅仅是因为一餐简单的鲨鱼餐中毒了。政治家们似乎没有意识到要采取行动的必要。消费者保护协会的更加诚实的数据是JEFCA限制量的1456%和NRC限制量的3332%,仅简单的一次食用已经含有巨大的风险了,这些数值不应该以周消耗量来计算。甲基汞比汞的毒性高1000多倍但是这还是没有对进一步行动的决策起到影响。

公众讨论与委员会致力于人类最大的可接受量被一些毒物学门外汉的说客掌管着。医疗风险不可能由改变统计法而降低!中毒可能改变人的命运并且造成巨大的社会及医疗费用。

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为各个不同利益选择“合适”的限度。2003年JECFA的PTWI-Value是每千克体重1.6微克/千克。自从2000年另一被国际认可的由EPA建议的摄入量限度为NRC提出的每千克体重0.7微克/千克。

人们关于人体器官中毒产生的极大影响的知识逐渐增长,这也引起了责任意识很强的保护消费者利益者对于协调和减少法律容忍限度的要求。这就是为什么JEFCA分类未必是最正确的做法。

有机形态的汞(Methyl Mercury MeHg+)与无机形态的汞(Hg2+)的极大毒性的对比,目前关于现有限度没有影响还都没有得到承认,关于消费者保护也没有任何提高。

政治完全错过了一个联合安全标准的共识,并且也没能承认人们正面临着严重的中毒风险和无法挽回的自然宝藏——鲨鱼数量——即使经济效益低潮,鲨鱼正在濒临灭绝。

3 总结

由于鲨鱼肉的食用人类的健康正受到威胁。

  • 在鲨鱼肉中能发现大量甲基汞(MeHg)
  • 高剂量甲基汞在短时间内会对人体造成比长时间低剂量更严重的——有时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损害
  • 甲基汞可能引起新生儿的变异、神经系统损害、发育失调、不孕不育和其他问题
  • 鲨鱼肉如奶油角、鲨鱼排、鱼翅汤、欧洲康吉鳗等等可以合法贸易
  • 全球鲨鱼正濒临灭绝但是它们仍是一些渔民的主要目标
  • 官方把由甲基汞引起的风险淡化、统一的限度没有约束力
  • 汞与比其毒1000倍的甲基汞之间没有区别——应该规定同样的限度
  • 目前为止,相对于消费者及环境的保护,说客的利益占了上风

4 基础知识

甲基汞(MeHg)以微克(百万分之一克)每千克衡量。
1000微克/千克 = 1毫克/千克

欧盟规定1000微克/千克以前的肉是允许的。
欧盟对于动物食物制品甲基汞含量的规定是小于20微克/千克。

人体可以接受的甲基汞指标,以微克每千克体重和时间范围计(例如,天或周)。

来自毒物学的观点,每天甲基汞可接受的最大限度为:

1. NRC,安全标准为0.1微克/千克体重
(NRC:美国国家调查局)
2. JEFCA,宽松的标准为0.23微克/千克体重
(JEFCA:联合国粮农组织与世卫组织联合食品专家委员会)

相应的每周:

1. NRC 0.7微克/千克体重
2. JEFCA1.6微克/千克体重

在鲨鱼肉中发现的甲基汞平均含量为800微克/千克,这是由一块300克的鲨鱼排中的240微克甲基汞导致的。根据国际建议NRC 0.1微克/千克体重并且根据JEFCA每天不得超过0.23微克/千克体重。一个70公斤的人不能摄入超过7微克的甲基汞,而根据JEFCA则是不能超过16.1微克。

一块标准的鲨鱼排分别超过宽松的JEFCA限制的14.9倍,安全的NRC限制的34.4倍。

欧洲法律对于这种鱼中剧毒的规定限制在1000微克/千克以下。而一个70公斤的人一块300克的鱼肉的毒素含量分别超过NRC限制的42.8倍,JEFCA限制的18.6倍。

如果你采取毒物学家的科研结果进行计算,则甲基汞比汞毒性强1000倍——法律法规和国际渔业权威允许的人们一餐食入的毒素剂量分别超出NRC限度的42800倍和JEFCA限度的18600倍。

当涉及到甲基汞的问题时,消费者安全与消费者保护绝不含糊。

我们会使所有鲨鱼肉鱼翅销售商了解这份文件,并且给予详细的资料来源。
鲨鱼肉会使人中毒。每一次的放弃它都是对健康的保护。


资料来源:

[1]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
http://www.epa.gov/owow/oceans/airdep/air3.html
[2] (FDAs opinion on mercury.htm Jan 12, 2001) http://www.fda.gov/opacom/
catalog/mercury.html FDAs consumer advisory on explains the risks
of eating shark and swordfish for pregnant women and women of childbearing
age.)
[3] (>Toxicological effects of Methylmercury
http://books.nap.edu/books/0309071402/html/R1.html#pagetop The
report from the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 estimates that each year
60,000 children may be born in the United States with neurological problems
as a result of exposure to methylmercury in the womb.)
[4] (Leonard A, Jacquet P, Lauwerys RR. Mutagenicity and teratogenicity
of mercury compounds. Mutat Res Rev Gen Toxicol 114:1-18 (1983).)
[5] (Dickman MD, Leung CK, Leung MK. Hong Kong male subfertility links
to mercury in human hair and fish. Sci Total Environ 1998;214:165-174)
[6] (BJOG: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Vol.
109 Issue 10 Page 1121 October 2002Infertility, blood mercury concentrations
and dietary seafood consumption: a case-control study Christine
M.Y. Choy, Christopher W.K. Lam, Lorena T.F. Cheung, Christine M. Briton-
Jones, L.P. Cheung, Christopher J. Haines)
[7] (The major problem for organic mercury toxicity is that although chelators
may remove methyl and ethylmercury from the body, they cannot
reverse the damage done to the central nervous system.13Clarkson TW,
Magos L, Myers GJ. The toxicology of mercury – current exposures and clinical
manifestations. N Engl J Med 2003;349:1731-7.)
(8)Heumann K., Poperechna N. et al. Joh. Gutenberg Univ.Mainz  2005
http://www.zfu.uni-mainz.de/Jahresberichte/Evaluierung/Evaluation%20Kurzfassung%20Internet.pdf
http://www.g-o.de/wissen-aktuell-2549-2005-03-17.html
(9)Kruse, R., Bartelt, E., Exposition mit Methylquecksilber durch Fischverzehr
Niedersächsisches Landesamt für Verbraucherschutz und Lebensmittelsicherheit
Institut für Fische und Fischereierzeugnisse, Cuxhaven Februar 2008
www.bfr.bund.de/cm/220/exposition_mit_methylquecksilber_durch_fischverzehr.pdf

鲨鱼处在海洋生物链的最高级,这意味着鲨鱼捕食其他海洋生物的同时毒素也随之积累。有毒物质在极小的生物有机体内降解后被捕食者逐级吸收。

许多肉食性品种通常可以很好的对付高剂量的有毒物质,这与人类不同。重金属在方面起了关键作用。体内甲基汞含量极高的肉食性鱼类正以“鲨鱼”“旗鱼”“奶油角”的名义在市场上出售供人们食用。由于甲基汞的过高含量,食用这些鱼类对人类有极大的威胁。

鲨鱼处在食物链的最终端,也就是海洋毒物的仓库。甲基汞是生物学上最活跃也是对人类最危险的毒物。

在许多科学出版物中,甲基汞为剧毒的特殊地位也被得到证实。一些机构对于儿童和孕妇应避免食用鲨鱼、鱼翅、奶油角和旗鱼的警告完全不足够,因为“有毒食品信息”没有在购买的时候被传达到。

业界人士没有看到,关于停止交易这种有毒食物的行动的必要。一些个人的中毒被认为是可能的,结果也是可以接受的。最致命的鲨鱼正濒临灭绝,有毒的污染物正在降解但是没有任何有效的消费者保护措施或者战略保护措施实施——尽管这是如此的简单。

1.1.1 汞是如何进入鲨鱼体内的?

有机汞在环境中很容易找到,有些也是由人类带进环境的。一旦吸入汞蒸汽会导致严重中毒。对于这类汞中毒的重视在去年牙医业研讨会中可以发现。

一旦无机汞遇水后,它就会被微生物代谢为有机汞。现在更多的有毒物质便会随着食物链在鱼类体内积累到更高的浓度。在大型长寿命的水中肉食性动物体内组织中更是积累了大量的毒素。[1]这就是所谓的年龄积累。

由于食用鲨鱼产品而造成的威胁是巨大的。即使是极少量的鲨鱼肉里也可能含有大量的有毒甲基汞。

当甲基汞被食入,人体的吸收率可以达到100%。不像其他有毒物质,甲基汞能畅通无阻的通过血脑屏障到达脑部并且不被稀释。即使是分离母体血流与胚胎的机制也能轻易攻破,也就是说母体自然对胎儿的保护也是毫无作用的。甲基汞在胚胎内的积累和胚胎脑部及其他器官的发育都不能得到预防。其最终结果可能是大脑发育障碍,周围神经系统失调,肾脏严重损坏甚至引起变异。

美国健康部门同欧盟一齐发布了一系列关于孕妇及在孕龄的妇女不得食用鲨鱼肉的警告。[2]短时期内高剂量比长时期低剂量会引起更严重的问题,有时甚至是对人体器官不可逆转的损害。

据美国国家科学院估计,仅美国每年就有60000多新生儿带有由于母亲怀孕期间甲基汞引起的神经损害。[3]

事实上,用于甲基汞引起的变异、癌症和神经系统的损害不仅对于儿童,对于成人的影响也得到了证实。[4]1998年,科学家迪克曼博士和梁博士发现食用的鲨鱼肉中的甲基汞是引起男性生殖缺陷的主要原因。[5]这一结果在2002年被威尔士亲王医院的约博士科学家团队和中国的大学证实。

在普通香港夫妇中进行了一系列关于甲基汞的测试,一定数量男性被发现体内甲基汞含量水平过高,并且被诊断出不正常的精子流动性及变异。[6]另一事实阐释了甲基汞的更致命性:即使你注意到了毒素的存在,但是它对于中枢神经系统的损害是不可逆的。[7]

1.1.2 鲨鱼肉的调查

20055月一个在鲨鱼项目指导下进行的关于在德国市场上能买到的三种鲨鱼制品的调查结果令人震惊。

在德国美因兹的约翰尼斯古腾堡大学的无机与分析化学研究所里,Klaus Heuman博士和Nataliya Poperechna博士对蓝鲨、欧洲康吉鳗和奶油角进行了分析。[8]蓝鲨鱼排含有1400微克/千克(–± 0,13)甲基汞,欧洲康吉鳗含有830微克/千克(–±0,02),奶油角含有550微克/千克(–±0,01)。

一项在德国联邦食品农业及消费者保护部门指导下的研究通过获得了类似的测量数据而证明了这些结果。[9]一条鲨鱼甲基汞的最高含量高达4毫克/千克(= 4000微克/千克)。(R.Kruse博士和E. Bartelt博士,“关于由鱼类消费带来的甲基汞的阐释”,库克斯港,20082月)

在此项研究中,。首先,一餐简单的鱼餐不是与一天的有毒物质限制量来比的而是与一周来比较的。其次,毒素分析发现JEFCA限制量的208%的风险和NRC限制量的476%的风险但是以前的计算结果却只有21%49%,这是 以在所有消费品中含有甲基汞产品的总量来算的——不幸的消费者仅仅是因为一餐简单的鲨鱼餐中毒了。政治家们似乎没有意识到要采取行动的必要。消费者保护协会的更加诚实的数据是JEFCA限制量的1456%NRC限制量的3332%,仅简单的一次食用已经含有巨大的风险了,这些数值不应该以周消耗量来计算。甲基汞比汞的毒性高1000多倍但是这还是没有对进一步行动的决策起到影响。

公众讨论与委员会致力于人类最大的可接受量被一些毒物学门外汉的说客掌管着。医疗风险不可能由改变统计法而降低!中毒可能改变人的命运并且造成巨大的社会及医疗费用。

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为各个不同利益选择“合适”的限度。2003JECFAPTWI-Value是每千克体重1.6微克/千克。自从2000年另一被国际认可的由EPA建议的摄入量限度为NRC提出的每千克体重0.7微克/千克。

人们关于人体器官中毒产生的极大影响的知识逐渐增长,这也引起了责任意识很强的保护消费者利益者对于协调和减少法律容忍限度的要求。这就是为什么JEFCA分类未必是最正确的做法。

有机形态的汞(Methyl Mercury MeHg+)与无机形态的汞(Hg2+)的极大毒性的对比,目前关于现有限度没有影响还都没有得到承认,关于消费者保护也没有任何提高。

政治完全错过了一个联合安全标准的共识,并且也没能承认人们正面临着严重的中毒风险和无法挽回的自然宝藏——鲨鱼数量——即使经济效益低潮,鲨鱼正在濒临灭绝。

1.1.3 总结

由于鲨鱼肉的食用人类的健康正受到威胁。

l 在鲨鱼肉中能发现大量甲基汞(MeHg

l 高剂量甲基汞在短时间内会对人体造成比长时间低剂量更严重的——有时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损害

l 甲基汞可能引起新生儿的变异、神经系统损害、发育失调、不孕不育和其他问题

l 鲨鱼肉如奶油角、鲨鱼排、鱼翅汤、欧洲康吉鳗等等可以合法贸易

l 全球鲨鱼正濒临灭绝但是它们仍是一些渔民的主要目标

l 官方把由甲基汞引起的风险淡化、统一的限度没有约束力

l 汞与比其毒1000倍的甲基汞之间没有区别——应该规定同样的限度

l 目前为止,相对于消费者及环境的保护,说客的利益占了上风

1.1.4 基础知识

甲基汞(MeHg)以微克(百万分之一克)每千克衡量。

1000微克/千克 = 1毫克/千克

欧盟规定1000微克/千克以前的肉是允许的。

欧盟对于动物食物制品甲基汞含量的规定是小于20微克/千克。

人体可以接受的甲基汞指标,以微克每千克体重和时间范围计(例如,天或周)。

来自毒物学的观点,每天甲基汞可接受的最大限度为:

1. NRC,安全标准为0.1微克/千克体重

NRC:美国国家调查局)

2. JEFCA,宽松的标准为0.23微克/千克体重

JEFCA:联合国粮农组织与世卫组织联合食品专家委员会)

相应的每周:

1. NRC 0.7微克/千克体重

2. JEFCA1.6微克/千克体重

在鲨鱼肉中发现的甲基汞平均含量为800微克/千克,这是由一块300克的鲨鱼排中的240微克甲基汞导致的。根据国际建议NRC 0.1微克/千克体重并且根据JEFCA每天不得超过0.23微克/千克体重。一个70公斤的人不能摄入超过7微克的甲基汞,而根据JEFCA则是不能超过16.1微克。

一块标准的鲨鱼排分别超过宽松的JEFCA限制的14.9倍,安全的NRC限制的34.4倍。

欧洲法律对于这种鱼中剧毒的规定限制在1000微克/千克以下。而一个70公斤的人一块300克的鱼肉的毒素含量分别超过NRC限制的42.8倍,JEFCA限制的18.6倍。

如果你采取毒物学家的科研结果进行计算,则甲基汞比汞毒性强1000倍——法律法规和国际渔业权威允许的人们一餐食入的毒素剂量分别超出NRC限度的42800倍和JEFCA限度的18600倍。

1.1.5 当涉及到甲基汞的问题时,消费者安全与消费者保护绝不含糊。

我们会使所有鲨鱼肉鱼翅销售商了解这份文件,并且给予详细的资料来源。

鲨鱼肉会使人中毒。每一次的放弃它都是对健康的保护。

资料来源:

[1]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
http://www.epa.gov/owow/oceans/airdep/air3.html
[2] (FDAs opinion on mercury.htm Jan 12, 2001) http://www.fda.gov/opacom/
catalog/mercury.html FDAs consumer advisory on explains the risks
of eating shark and swordfish for pregnant women and women of childbearing
age.)
[3] (>Toxicological effects of Methylmercury
http://books.nap.edu/books/0309071402/html/R1.html#pagetop The
report from the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 estimates that each year
60,000 children may be born in the United States with neurological problems
as a result of exposure to methylmercury in the womb.)
[4] (Leonard A, Jacquet P, Lauwerys RR. Mutagenicity and teratogenicity
of mercury compounds. Mutat Res Rev Gen Toxicol 114:1-18 (1983).)
[5] (Dickman MD, Leung CK, Leung MK. Hong Kong male subfertility links
to mercury in human hair and fish. Sci Total Environ 1998;214:165-174)
[6] (BJOG: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Vol.
109 Issue 10 Page 1121 October 2002Infertility, blood mercury concentrations
and dietary seafood consumption: a case-control study Christine
M.Y. Choy, Christopher W.K. Lam, Lorena T.F. Cheung, Christine M. Briton-
Jones, L.P. Cheung, Christopher J. Haines)
[7] (The major problem for organic mercury toxicity is that although chelators
may remove methyl and ethylmercury from the body, they cannot
reverse the damage done to the central nervous system.13Clarkson TW,
Magos L, Myers GJ. The toxicology of mercury – current exposures and clinical
manifestations.
N Engl J Med 2003;349:1731-7.)
(8)Heumann K., Poperechna N. et al.
Joh. Gutenberg Univ.Mainz  2005
http://www.zfu.uni-mainz.de/Jahresberichte/Evaluierung/Evaluation%20Kurzfassung%20Internet.pdf
http://www.g-o.de/wissen-aktuell-2549-2005-03-17.html
(9)Kruse, R., Bartelt, E., Exposition mit Methylquecksilber durch Fischverzehr
Niedersächsisches Landesamt für Verbraucherschutz und Lebensmittelsicherheit
Institut für Fische und Fischereierzeugnisse, Cuxhaven Februar 2008
www.bfr.bund.de/cm/220/exposition_mit_methylquecksilber_durch_fischverzehr.pdf